快捷搜索:

兀突骨也明白这个贤弟那是都明白的

 听士卒所报,如今凉州军是再一次兵临城下,孟获确实是有了那么一丝紧张。毕竟如今自己这赖以倚仗的藤甲兵都不顶事儿了,所以这……
 
    己方靠着银坑洞的人马,真就不足以和马超凉州军抗衡多久,除非是在一次让兀突骨也把他乌戈国的人马都派上去,那样儿能和马超凉州军多抗衡些时日吧。
 
    不过这孟获此时此刻,也真是,他不好意思张这回嘴,毕竟之前两次,都是自己兄长的人马在前面。尤其这第二次,更是让藤甲兵几乎全军覆没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说起来,自己是要负很大责任的,但是自己兄长是一个不满的字都没说,所以这也真是让自己不好意思。
 
    结果马超的凉州军确实是兵临三江城下了是不假,但是等着的进攻,却是没有来。之后孟获他也算是明白了,敢情人家马超凉州军,那不过就是先到城下,可却还没准备攻城呢。毕竟之前他们距离这儿也都有几十里了,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不过是先来到城下而已。至于说什么时候攻城,这个也许是明日,也许是后日,也许是……
 
    因为谁知道马超到底是怎么想的,所以孟获自然也不知道了,一切就只能是去猜测而已。
 
    而还没等孟获拉下自己的脸。去厚着脸皮脸皮和兀突骨去说什么呢,士卒来报,说兀突骨来见他。孟获赶紧是出去迎接。看到兀突骨之后,他是忙说到:“兄长这是有事儿找小弟?”
 
    兀突骨点头。心说确实如此,要不然的话,我到你这儿来做什么?那样儿还不如多休息呢!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给兀突骨请进去后,孟获便问道,“不知兄长这是所为何来?”
 
    兀突骨一笑,“贤弟,为兄可是知道了,这马超凉州军早已兵临城下了啊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。了,一定要好评]对于兀突骨知道了这事儿,他并不太奇怪,毕竟兀突骨手下的士卒可比自己的多啊。当然了,自己银坑洞的人,那却是更多,这肯定是没法比的了。
 
    所以自己这兄长知道点儿东西,其实并不算什么大事儿,要是不知道,那自己才会更奇怪了呢。不过这个,倒都是正常的。自己也都知道。
 
    不过孟获此时则说道:“兄长之言不错,可马超凉州军来是来了,但是看他们此时的状态。今日倒是不会来进攻三江城!”
 
    兀突骨一笑,“贤弟所说不错,为兄也是如此想法。可是今日不进攻,但是他们早晚都会的吧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一听,这个,“那么兄长的意思,是想说什么?”
 
    他知道,兀突骨是有话要对自己说,就是关于凉州军攻城的事儿。
 
    果然。此时就听兀突骨说道:“贤弟,之前为兄就说了。你有什么需要,就直接和我讲。但是回去之后。我也算是想清楚了,你这人啊就是好面子,所以能不能和我说,那都不一定了。因此我这来你这儿,就是想告诉你,我这乌戈国的人马,必须要参与守城,你让我的人去吧!”
 
    这,孟获一听,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,可不是吗,这困了有人送来枕头啊。这自己兄长果然是了解自己,要不然就不会如此了。
 
    但是孟获可真是不好意思啊,这事儿让自己兄长知道了。本来自己之前就不好意思去和自己兄长要求这个,这自己兄长主动提出来了,自己是不用说了,可真是,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此时是忙说道:“兄长这话,却是,却是让小弟不好意思啊!”
 
    兀突骨一听则是把手一摆,对孟获说道:“贤弟这是哪里话,为兄就知道你这好面子,所以这不今日就来和你说了吗。反正我不管你是同意也好,是不同意也罢,反正我这乌戈国的士卒,是去三江城守定了!”
 
    孟获听了兀突骨的话后,他还能说什么,只能说了几句感谢的话,不过兀突骨是连连摆手,那意思都是自己兄弟,还用那么客气吗。
 
    最后兀突骨是正色道:“贤弟,有句话,不知道好不好说?”
 
    孟获一笑,“兄长有话,但讲无妨,这不说,是不是拿小弟当外人啊?”
 
    兀突骨也知道自己这个兄弟说笑了,所以他不过一笑,但是还说道:“贤弟,如今为兄这藤甲兵,可真是帮不上什么忙了,所以贤弟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打算了?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这,不知兄弟的意思是?”
 
    孟获带着不少的疑惑,问向了兀突骨,他隐约知道兀突骨是要说什么,但是还不能确定。
 
    兀突骨下定了决心,他知道,这自己必须要说,要不然的话,这就是耽误自己这个兄弟啊。
 
    所以就听他说道:“贤弟多少都应该知道,这途径我乌戈国的藤甲兵已经是对凉州军没有什么太大作用了,那么剩下的这些步卒,跟着贤弟银坑洞人马一起守御三江城,可真就能守御多少时日吗?这万一……”
 
    兀突骨话没说全,但是那意思,确实是再清楚不过,那意思就是,这就凭咱们现在这些人,还能守住多少时日,三江城还不是早晚都得让人给破了吗!
 
    但是这话,他肯定不能这么去说,所以他是那么说出来了,兀突骨也明白,自己这个贤弟,那是都明白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那么不知兄长有何想法?”
 
    兀突骨苦笑了一下,“有,那就是贤弟能在南蛮找到比藤甲兵还要强悍的人马,那么马超凉州军,自然是不在话下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这兄长你不玩我吗?比藤甲兵还要强悍的士卒?我上哪儿上去?别说在南蛮根本就没有,哪怕退一万步说,就算是有,可自己真就能找到,或者人家就能同意帮自己吗?所以这不都是事儿,都是问题吗,自己是不行啊,这个不用再多说了。
 
    所以孟获再一次问道:“兄长还有其他的方法没?”
 
    兀突骨是轻叹了口气,“唉,这还有一个,那就是和马超和谈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和谈两个字,他眼前就是一亮,心说果然是“英雄所见略同”啊,这自己兄长也和自己所想一样儿嘛,都是找机会和马超谈判,这自然就是一个方法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哦?兄长也有此想法?”
 
    兀突骨疑惑地问道:“莫非贤弟也是如此想法不成?”
 
    孟获一笑,然后就把自己和自己夫人的话,和兀突骨讲了一遍。对于兀突骨,这些事儿他都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毕竟他确确实实,是相信自己这个兄长的。而且他也知道,这些事儿对于自己兄长来说,确实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,也就自己对自己手下那些人是藏着掖着的,可自己兄长人家根本就不会觉得有什么。
 
    兀突骨听着孟获的话,他是不住点头,因为对方的想法和自己所想其实还真是差不多。说是一样儿,其实也真是这么回事儿。虽说不是十成十都一模一样儿吧,但是大多的东西,还都是差不多的。
 
    “好,看来贤弟是有了成熟的想法了,如此我也就放心多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这都是这么个情况了,兀突骨他当然是赞同自己兄弟所想的,因为他本来也是如此想法吗。
 
    “兄长却是说到了小弟之前没有注意到的几个方面,这要不是兄长的话,小弟还真是给忽略了!”
 
    兀突骨是笑道:“贤弟不必客气,你我兄弟,还用讲那些?”
 
    “那是,那是,小弟就不和兄长客气了!”
 
    “就该如此!”
 
    “这之前兄长也说了,今日凉州军是不会来进攻,看来我军守城士卒,今日还能轻松些了!”
 
    “虽说是如此,但是贤弟却依旧是不能掉以轻心啊!汉人道是‘防患于未然’也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听后,不住点头表示赞同,这话显然他也是听过的。本来嘛,他和兀突骨对汉人的一些东西,都算是比较了解,而这话,他们自然也都是听说过的。
 
    又是一日,这之前一日,果然就和孟获所想一样儿,马超确实是按兵不动,没有进攻三江城。其实在马超来看,虽说他是急于破城不错,可是却也不在乎这么一日两日的时间。而且他还能不清楚吗,这不可能是一日两日的时间就能破了三江城啊。
 
    这之前藤甲兵确实是差点儿全军覆没。孟获银坑洞的人马,也都是被己方杀了不少。但是即便如此,这乌戈国的步卒。却依旧还有不少,因为他们加上银坑洞的人马,确实足以和己方相抗衡了。
 
    多了不少,但是和己方周旋些许时日,那还是没有问题的,这个时间肯定就要被拖得更久,因此。自己还是得想方设法能速战速决,早日夺取三江城,甚至活捉了孟获。那就更好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这一日,是马超和众将商量好攻城的日子,这己方也休息一日多了,所以说起来。<strong>txt小说下载wWw.80txt.COM</strong>还是够的。那么这时候。正是大军攻城的好时候,所以马超带着人马,是直接就来到了三江城下。
 
    三江城孟获不在这儿,只有孟优还有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三个人守御着三江城,不过孟获对自己弟弟和两个洞主,还真是,比较放心。反正在己方人马充足的情况下,他认为这都是没有问题。不会出现什么大意外。
 
    并且在昨天夜里,乌戈国的步卒都已经赶到了三江城。所以孟获真就是更放心了,而和他一样儿想法的,还有他弟弟孟优,至于说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想法如何,这个也只有他们自己最为清楚了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